杂食影评人「郑秉泓」:在台湾电影变幻时,看见台湾电影的真实

杂食影评人「郑秉泓」:在台湾电影变幻时,看见台湾电影的真实

文 / 电影导演 鸿鸿

不仅第一,而且唯一

影评人绝对是苦差事,必须来者不拒排山倒海而来的好片烂片。一般人看到不对味的电影可以过目即忘或中途离席,影评人却不得不目不转睛,之后才能把影片的病癥说得头头是道,让观众和创作者心服。非仅如此,不甘于当「消费指南」型的影评人,还要把这些好片烂片一炉共冶,建构起一套自己的电影史观。

能够活下来的影评人,于是凭的不单是对电影的热爱,更重要的是信念: 相信电影的兴衰与走向,不只是创作者个人才华的成果,更是社会现象、时代记录的重要佐证。 所以影评人看的应该不只是院线、影展、以及史上的经典「电影」,还有五花八门各种管道、类型的影像传播媒介, 并以即时的反应、判断、批评、建言,参与这场影像历史的书写任务。

Ryan 就是这样一位 「杂食」 的影评人。(编按:Ryan 即为郑秉泓)虽然平日也书写大量国际电影评论,但从他的第一本影评集 《台湾电影爱与死》(2010)到这本 《台湾电影变幻时:寻找台湾魂》,他有意识、有使命地观测新世纪以来台湾电影的各种生态样貌。从作者电影、类型电影、电视电影、连续剧、学生短片,甚至到广告、MV 和「微电影」,不拘剧情、纪录、动画,包括编、导、演和其他专业项目,都在他的胃纳之内。这种数量和能量,令人怀疑他应该睡觉的时候也在看片,才有可能。

这些文章的原始发表平台,包括电影杂誌、文学刊物、影展手册、网路平台,可见 Ryan 的文字其实兼具了电影艺术的考察、人文和社会面向的探究、以及和网路世代读者沟通的强大能力。 同时,Ryan 的忠实读者悉知,他的文章最不缺乏的,就是 犀利的观点 ;那些犬儒的迂迴或学术腔的矫饰,在他的文章里一行都找不到。然而他观点的产出,从不限于单一影像文本的分析,更是奠基于每一位不论辈份作者的创作脉络。Ryan 从不讳言他是 李幼鹦鹉鹌鹑 的粉丝,可见他嚮往的是那种在博学杂食当中,仍然无比清晰的个人意见。而李幼鹦鹉鹌鹑对于新人短片及实验作品与经典杰作一视同仁地津津乐道的胸襟,也深植在 Ryan 的灵魂之中。他在本书中自承,是因为 1998 年「李幼鹦鹉鹌鹑(那时还叫李幼新)大推 黄铭正的《野麻雀》,凑热闹跑去电资馆看了,这才发现台湾电影不只是侯杨蔡李朱,还有其他点点点,我把它当成我研究台湾电影的起点。」

要感谢那个起点,造就了今日的结果。过去十年来大师或者凋零、或者进入神殿,而后续的台湾电影除了票房大片作为里程,还有什幺令人惊艳、可以记忆、需要检讨、或值得期待的? 一片真实的海洋,绝对不只有抹香鲸。 在这层意义上,要了解当代台湾电影的真实,Ryan 的着作不仅是第一,而且是唯一。

2019 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陈耀圻作品:1960s 的电影实验

杂食影评人「郑秉泓」:在台湾电影变幻时,看见台湾电影的真实

台湾第一位留美攻读电影的导演 陈耀圻 ,在 UCLA 硕士班完成了四部短片。当年评论者称这是 「对现实的一击」,震撼台湾艺文圈,本场次播放他的四部短片,并且邀请资深影评者 郑秉泓 映后座谈。

■ 活动|2019 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 TIDF
■ 时间|2019.04.21(日)18:30 – 20:30
■ 地点|南国青鸟 / 屏东市中山路 61 号(孙立人将军行馆)
■ 报名网址|http://bit.ly/2V38riC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