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学专家转行当业务连洗一个月的头拿下美容院通路

细胞学专家转行当业务连洗一个月的头拿下美容院通路

林琼婉曾留学日本国立新潟医药大学细胞学系,师承全球血液病理排名前5名权威教授大西义久。1979年,当台湾医界还只有一台电子显微镜时,林琼婉已将习得的血液诊断、细胞病理切片知识複製回台,应台中顺天医院院长陈天机之邀,协助设立细胞诊断中心。

「我在日本念医学院压力大到免疫力失调,解剖实验动辄站3、4小时,为避免细菌孳生,不仅空调强、地面还有流水,长久下来,罹患游走性关节炎。」林琼婉一发作关节就抽痛,恼人的是,每次疼痛的关节皆不同,但她不愿服用类固醇抑制病情,转而接受教授建议,尝试中医疗法。

经友人介绍,林琼婉找上李志诚学针灸,「我直觉应该是位老中医,第一眼看到他,竟是刚退伍的小伙子,到底靠不靠得住?」为免上当,林琼婉故意装穷,要求分3期缴学费,边观察疗程是否有效,没想到短短2个月的针灸搭配中药调理,不仅治好宿疾,爱苗也在一来一往中悄悄滋长。

在亲身接触中医之前,拥抱西医门派的林琼婉不讳言有门户之见,「总认为它(中医)不科学、没根据,殊不知门里门外,中医5千年累积多少活体实验案例,西医不擅长的调养、养护,反而是中医强项。如今我常想,若中西医能合併,那才真是病人的福气。」

婚后,李志诚边教针灸边準备中医特考,林琼婉在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细胞诊断中心担任病理师。一次偶然机会,友人担任美容师的姊姊问李志诚:「你既有化工背景,又懂中草药,要不要试着研发去斑保养品?」一句话激起李志诚的研究慾,在住家厨房土法提炼草药,製成一罐黑嘛嘛的去斑膏。

莲芳国剧脸谱LOGO辨识度高,包装一用就是30余年,图为早期推出的按摩霜,现已停产。(柏谛提供)集团旗下明星产品「莲芳」品牌植物干细胞保养品。(44000元/套,柏谛提供)

怎料毫无卖相的去斑膏竟效果奇佳,林琼婉将去斑膏分送给医护人员试用,好口碑进而开启夫妻2人的创业念头。由于草创期大量烧钱,夫妻商量后,决定由李志诚负责研究,林琼婉继续留在医院上班,维持生计。

「当时台中一栋透天才70万元,我月薪近5万元,实验阶段却烧掉数百万元积蓄,连娘家房子也卖掉投入。」林琼婉苦笑称,明明是高薪族,竟穷到连尼龙雨衣都买不起,一到下雨天就发愁。

林琼婉(左)亲自指导美容师如何挑选产品,搭配经络五行按摩法,达事半功倍效果。

1982年夫妻俩成立柏谛,主打「莲芳」系列黑斑面疱保养品,因没钱打广告、支付百货公司上架费,初期锁定以面销为主的美容沙龙市场。见只懂研发的李志诚孤掌难鸣,2年后,林琼婉辞去医院工作,一肩挑起行销重责。

当时的美容沙龙院时兴洗头兼做脸,「我第一次跑业务,在美容院门口站了5分钟,洗头小妹问是不是要洗头?我只好点头,惨呀!足足洗了一个月的头,才鼓起勇气。」接下来整整5年每天跑银行3点半的压力,更让林琼婉一度瘦到剩38公斤。

「我天生不服输,决定要做的事谁都不可能改变,绝对使命必达。」早期美容师良莠不齐,林琼婉自认非能言善道型业务,却懂得善用医疗知识,针对不同肤质提出适用黑斑、面疱产品建议,搭配经络五行按摩法,协助美容师解决疑难杂症,搏得「问题肌肤解决专家」称号,从门外汉拚成业务高手,曾单枪匹马签下逾40间加盟美容院。

从产品研发到站稳市场脚步,夫妻俩足足花了15年,林琼婉有感于专攻美容院主导性不足,「侍奉美容师像皇太后,要看人脸色,心情好才帮你卖」,不愿受制于人,集团于1993年聘请专人规划直销制度,期间经过20余次修改分红模式,5年后直销年营业额始冲破亿元大关。

2个女儿李怡璇与李怡君5年前陆续加入团队,现今分别负责男性保养品牌魁籁与小资女保养品牌莉丝尔。谈及接班问题,林琼婉直言:「先让孩子去磨练,培养自己的团队人马,2人的资本一样多,花光是妳家的事,可以跟爸妈借资,但要还。」

截至2017年初,柏谛集团在海内外拥有莲芳、东震、莉丝尔、魁籁等20余家子公司、9间工厂,版图囊括医疗诊所、美容沙龙、直销、开架、网购等通路。其中,莲芳更冲出1家直营店、40家加盟店、386家会员店的亮丽成绩,同时也开放中国与美国市场代理经销,成功缔造年营业额25亿元事业版图。

首图:林琼婉从门外汉摇身变成业务高手,曾单枪匹马签下逾40间加盟美容院,压力曾让她瘦到只剩38公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