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和真相相互拉扯,我们还能看真实的报导吗?

权力和真相相互拉扯,我们还能看真实的报导吗?

图片来源:pixabay

对人类这个物种来说,喜欢权力大过于真相。我们把比较多的时间精力拿来控制世界,而非理解世界;而且就算我们想要理解世界,通常也是为了事后比较容易控制世界。

所以,如果你理想中的社会是以真相为上、无视于各种虚构神话,智人社群大概只会让你失望。还不如去黑猩猩社群里试试运气吧。

走出洗脑机

以上种种,绝不代表假新闻不是严重的问题,也不代表政客和神职人员可以光明正大撒谎,而且也不代表世上一切都是假新闻、想找出真相只会是徒劳、认真的新闻和政治宣传都是一个样。

在所有的假新闻之下,都有真实的事实,也有真实的痛苦。像是在乌克兰,俄罗斯士兵确实就在战斗,确实就有数千人丧命,也确实有数十万人失去了家园。人类的痛苦常常是来自于相信了虚构的故事,但不论如何,痛苦本身仍然真实。

因此,我们不应该把假新闻视为常态,而该把它看得比原本认为的更严重,我们也该更努力区分虚构的故事与真正的现实。但别期望完美。在所有虚构故事当中,名列前茅的一项,就是否认世界有多複杂,一切只以绝对的纯洁和极端的邪恶、非白即黑来思考。

没有任何政治人物绝无谎言、只说实话,但仍然有某些政治人物就是比别人好得多。举例来说,虽然前英国首相邱吉尔,也会对事实加以各种修饰,但如果有得选,我还是会选择邱吉尔、而不是史达林。

同样的,虽然没有任何报纸绝无偏见和错误,但就是有某些报导确实努力在找出真相,但也有某些报纸就是洗脑的机器。如果我活在1930 年代,希望自己也有足够的理智,我会认定《纽约时报》就是比苏联的《真理报》和纳粹的《先锋报》更为可信。

所有人都该负起责任,花些时间精力来找出自己的偏见何在、验证自己的资讯来源是否可信。如前几堂课所述,我们不可能事事都自己去调查,所以至少该仔细调查自己最爱用的资讯来源,不管是报纸、网站、电视、或是某个人。

在第20 堂课〈意义〉里,我们会再深入探讨如何避免洗脑、怎样分辨现实与虚构,但这里我想先提供两条重要的黄金守则。

第一条黄金守则:如果你想要可靠的资讯,必然得付出高昂的代价。如果你都是免费得到讯息,有可能你才是整个商业行为里的产品。

假设有个神祕的亿万富翁,向你提议:「我每个月给你三十美元,而你要让我每天给你洗脑一小时,在你心中放进我想放的各种政治和商业偏见」,有理智的人大概都会拒绝。

但这个神祕的亿万富翁稍微改了一下提议:「你让我每天给你洗脑一小时,而我为你提供的这项服务完全免费!」忽然之间,全球就有几亿人觉得这真是个好主意了。但我们可别把这些人当榜样。

第二条黄金守则:如果觉得有某些问题似乎对你特别重要,就该确实努力阅读相关科学文献。所谓的科学文献,指的是经过同侪审查的论文、由知名学术出版社出版的书籍、以及知名学院教授的着作。

科学当然有其局限,也曾犯下许多错误;虽然如此,但在这几个世纪以来,科学界仍然是我们最可靠的知识来源。如果你觉得科学界在某些事情的看法有误,这种可能性绝对存在,但你至少该去弄懂自己到底在否定怎样的科学理论,也要找出实证来支持自己的想法。

至于科学家,应该要更努力加入目前的公共议题讨论。不论是医学或是历史,只要相关讨论牵涉到自己的专业领域,科学家就不该害怕发声。

沉默并不代表中立,而是代表支持现状。当然,继续进行学术研究,把结果发表在只有少数专家阅读的科学期刊上,这件事仍然十分重要。

然而,同样该受到重视的是透过科普书籍、甚至是运用艺术和小说,向大众传达最新的科学理论。

这是否代表科学家该开始写科幻小说呢?事实上,这并不是个坏点子。在塑造人类对世界的看法上,艺术的表达其实扮演着关键角色;在二十一世纪,科幻小说可说是最重要的文类,塑造了大多数人对人工智慧、生物工程和气候变迁的看法。

我们绝对需要好的科学,但从政治角度来说,一部好的科幻电影,价值绝对远远超过刊在《科学》或《自然》期刊上的论文。

【书籍资讯】
《21世纪的21堂课》

权力和真相相互拉扯,我们还能看真实的报导吗?

相关推荐